top of page

沒有太多資源,但依然值得被看見:訪悅音阿甲休閒農場

已更新:2023年12月7日

一天只有兩班的觀光小巴在蜿蜒山路前行,在無人的站牌下車後,還須走過長長的曲折上坡小徑,才會抵達彷彿遺世獨立的悅音阿甲休閒農場。


坐落在大斜坡中央的工作屋前,農場主人謝月英與賴振甲夫婦扛出兩大袋稻穀鋪平在桌上,兩人正趕忙著,趁日頭賞臉的時刻曬穀。


以自給自足為出發點 不施肥、不噴藥的自然農法

位在新竹縣橫山鄉大山背的悅音阿甲休閒農場地形特殊,並非平原,而是巨大斜坡上的一片凹地,周遭山林將這片農場環抱起來。


站在工作屋前的平台,面向斜坡,能看見階梯般層層向上堆疊的農地,一塊塊田畦中種著多樣作物,最上方有不同品種的各類果樹;背對斜坡向下望,是農場的另一半,賴振甲伸手指向下方的水田,那是近期整好的地,田地一旁還有引水的生態溝,以及地勢較高,能一覽整座農場的森林步道等,都是由謝月英親自開怪手整理出的。


一直以來都對農事極有興趣的謝月英,在尋訪許久後,於 2000 年買下這塊特殊的土地,後來兒女漸長離家,兩人選擇將竹北的房子賣掉,直接遷至農場居住。


而謝月英對農事的熱情,也逐漸感染了原先有些被動的賴振甲,接下來的二十年間,他們齊心協力打造理想中的農場,「悅音阿甲」這個結合了兩人名字諧音的名稱,也默默展現兩人一同耕耘此地的意念。


農場中如此多樣化的作物選擇是如何決定的?謝月英直言:「種來自己吃比較多啦。」從稻米、百香果到咖啡,大多是因為兩人「想吃」而開始栽種。



正因為基於自給自足的想望而種植,悅音阿甲不施肥、噴藥,大多時候使作物自行生長,採自然農法耕作,也順利取得有機認證。


沒有施藥的農場中,所有產物都十分令人信賴。到農場坡頂的路上,謝月英隨手就採下野草莓、咖啡果實與百香果品嘗,野草莓隱藏在草叢中,味道野性但豐美;成熟的百香果只輕輕一碰,就從藤蔓上脫落下來,以手掌用力壓開就能直接吸吮汁水;吃完咖啡果實甜甜的外皮,就將裡頭的豆子丟入草叢中,順其自然成長。


期望商品受到肯定


除了自給自足的作物,悅音阿甲也有一些外銷產品。主力商品為「三茶」,澳洲茶樹純露、苦茶油與蜜香紅茶,此外,也有其他食用作物,如馬告、咖啡豆等,農產加工品方面,還有檸檬香茅、山肉桂純露與精油、苦茶油肥皂等。


謝月英謙虛地笑著說,「真的要種來賣哦,就是要選比較輕鬆的。像茶樹,還有我的苦茶油、澳洲茶樹,這個就比較輕鬆」。話雖如此,在外人看來,產製這些商品也絕非如謝月英所言的「輕鬆」,而同樣是花費許多心力的心血結晶。


賴振甲砍下澳洲茶樹枝條,一批一批搬回工作屋前的棚下,謝月英帶著手套進行細部處理,準備製作茶樹純露。在拔除粗大的中心軀幹後,細細枝葉被堆疊成一座座小山,全數塞入工作屋後方的蒸餾設備。



除了製作純露的全套器具,悅音阿甲也購入烘豆、捻茶與煉油所需的器械。長期以來,謝月英與賴振甲投入許多時間、金錢與精力,盡力研發出各種能活用作物的農產加工品。


「賺錢是人的本能,也是一個成就感。你想要買我的精油,想要買我的茶葉,對我就是一個成就。東西沒有人買,一直做要幹嘛?不會一直想要做啊。」


謝月英認為賣出產品是獲得成就感的方式,但同時也說道:「送給喜歡(這些商品)的人,我也會開心」。終究,悅音阿甲並非為了追求大量收入,而是希望自己花費許多心力、努力認真製造的產品能遇見懂得欣賞的人,能受到肯定。


「我也很想發揚出去,但就是需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」


一拿起相機,謝月英便急匆匆走入工作屋內,直到戴上帽子才准許拍攝;拿出好幾個不同精油罐,細細端詳後挑出一個最新、最美的,才放到桌上,並一再叮囑要把商品拍得漂亮。

謝月英在乎著自己、農場與商品在世人眼中顯現的模樣,也期望這些值得被肯定的人事物能進到大眾視野。


「很希望有人來幫我經營,弄得漂漂亮亮,來喝咖啡、喝茶」,謝月英的語氣混雜著遺憾與期望,一雙兒女都對農業不太感興趣,很少到農場,遑論提供協助。


兩人認為小農有好的產品,且這些商品也是人們會欣賞的,但沒有太多包裝、行銷資源,就難以被注意,「(就算)整個大環境讓大家喜歡這個東西,也需要有人幫忙推廣出去」,謝月英說。


悅音阿甲近年在「大山背休閒農業區」合作下,經營幾種體驗行程,包含煉油、製茶與純露蒸餾等,但來客數不多。謝月英認為持續走觀光體驗並不是長久之計,且重點在於產品銷售,而非體驗,「我們是在做農、推廣農產品。這才是我們休閒農場要做的。」在沒有人力、行銷資源投入的情況下,悅音阿甲將來會如何走下去?


難以進入主流市場 卻依然值得被看見


工作屋房間內存有兩大罐茶樹純露,探頭一聞,一罐深厚沉穩,另一罐卻清新而略為嗆鼻。兩罐材料完全相同,也經由相同的流程、用具製造,氣味卻截然不同。


每批性質不同並非代表品質優劣參差,但若要進入主流市場,勢必需要穩定供給的貨源與每批固定的商品品質,小農由於其資源限制,往往難以達成。


另一方面,並非大企業的小農,沒有大筆資金能周轉或行銷、包裝,也無法用大規模生產壓低成本。就算謝月英對悅音阿甲產品的品質抱有絕對信心,產品卻因為小農性質所帶來的較高價格與不確定性,以及通路的限制,而難以被大眾看見。


「(蜜香紅茶)喝到的都說好喝,但看到那麼貴,又說再考慮看看」,面對這樣的拒絕,謝月英卻也堅定的說,他的產品確實好到值這個價位。



從茶樹上砍下的枝條,經過數小時的人工處理與蒸餾,已經快要製成新一批的純露。我看著透明的液體緩緩從蒸餾管流入玻璃罐內,這批純露又會是什麼味道呢?


無人能預測。但聽完謝月英與賴振甲二十多年來,為農場盡心盡力的故事,看見作物純粹天然的生長環境,體驗過用料實在、成分單純的純露製作過程,我相信那必定芳香濃郁,值得被所有人看見、喜愛。



2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